“天琴一号”发射 到天上探测引力波长征才迈第一步?

“天琴一号”发射 到天上探测引力波长征才迈第一步?

  “天琴一号”成功发射

  到天上探测引力波,万里长征才迈出第一步?

“天琴一号”技术试验卫星研制现场。航天科技集团五院供图

  继“太极一号”之后,我国又一颗用于引力波探测研究的卫星“天琴一号”迎来“首秀”。

  近日,“天琴一号”技术试验卫星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标志着我国“天琴”引力波探测计划的首颗技术验证卫星成功启航,开启了它的空间引力波探测技术的探索之旅。

  “天琴计划”是由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山大学校长罗俊于2014年提出的、以中国为主导的国际空间引力波探测计划。作为“天琴计划”的先行军,“天琴一号”技术试验卫星由航天科技集团五院航天东方红卫星公司抓总研制,该星肩负着对无拖曳控制技术、惯性传感器技术、高精度激光干涉测量技术等在轨验证的使命,是空间引力波探测的探路者。

  1916年,爱因斯坦基于广义相对论预言了引力波的存在。通俗来讲,因为质量的存在,物体边界处会发生时空弯曲。引力波就是时空弯曲中的涟漪,当引力波通过的时候,物体之间的距离就会发生有节奏的增加和减少,引力波探测对于研究宇宙的起源、发展、演变意义重大。

  2016年年初,美国的LIGO地面应力波探测装置首次直接探测到了引力波,找到了验证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最后一块拼图”,在国际上掀起了引力波探测研究的热潮。

  为什么地面上都已经探测到引力波了,还要到太空去探测?

  “地面上由于激光干涉测量臂长的限制,只能探测到高频引力波,要探测到更宽域的低频引力波,只能到太空中去,形成长达数万公里到数百万公里的干涉臂长。”“天琴一号”技术试验卫星总设计师张立华告诉记者,引力波探测将提供一种全新的天文观测手段,成为人类观测宇宙、了解宇宙的新窗口。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谋划实施空间引力波探测项目。其中,国家航天局面向前沿高精度空间探测共性技术,批准了“天琴一号”卫星项目的实施。

  “天琴计划”拟在地球轨道上部署3颗卫星,组成臂长十几万公里的等边三角形编队,构成空间引力波探测天文台,通过激光干涉测距系统来精确测量处于卫星内部的检验质量之间距离的微小变化,实现探测引力波的目的。

  张立华说,空间引力波探测带来了极大的技术挑战,很多技术指标高于现有水平数个量级。因此,必须循序渐进、分步实施,通过技术试验卫星验证相关技术,待关键技术取得实质性突破以后,再去研制能够在空间探测到引力波的卫星系统。“天琴一号”技术试验卫星担负的正是这个使命。

  “地面上的干扰因素比较多,尽管我们通过一些间接的测试,加上一些仿真分析,能够对相关指标进行综合评价,但只有到轨道环境中才能得到更好的验证,这也是发射‘天琴一号’的初衷。”张立华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琴一号”技术试验卫星项目研制过程中,我国首次采用部委、地方、高校、企业共同联合研发科学试验卫星的方式,国家航天局为工程总体管理单位,中山大学为用户单位,航天科技集团五院航天东方红卫星公司为卫星总体负责单位,试验载荷分别由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国内有关单位研制。

  张立华说,这颗卫星是整个“天琴”引力波探测计划的首颗技术验证星,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距离最终实现空间引力波探测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这一步的技术验证,将为未来技术发展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贺喜梅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邱晨辉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孙静波】

为开放型世界经济注入动力

为开放型世界经济注入动力

1577732316566_1.jpg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典范项目,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近年来的发展令人瞩目。2019年10月,希腊港口发展和规划委员会批准了比港提交的后续发展规划,意在进一步把比港打造成世界一流港口。图为1月16日航拍的希腊比雷埃夫斯港。新华社记者 吴鲁摄

日前,“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咨询委员会(以下称咨委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讨论了落实第二届高峰论坛成果、推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等议题。委员们赞赏共建“一带一路”取得的进展,高度评价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理念所蕴含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开放绿色廉洁理念、高标准惠民生可持续目标,建议通过建设高质量项目、完善“一带一路”合作伙伴网络、构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支持落实2030年议程等举措,将第二届高峰论坛达成的政治共识转化为成果。

“为‘一带一路’提供智力支持”

今年,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咨询委员会提交了题为《共建“一带一路”:建设更美好的世界》的政策建议报告,被纳入论坛成果清单。

此次咨委会第二次会议,委员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俄罗斯前总理弗拉德科夫、埃及前总理沙拉夫、印度尼西亚前贸易部长冯慧兰、非盟委员会前副主席姆温查、联合国亚太经社会前执行秘书阿赫塔尔、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前院长马凯硕、英国财政部“一带一路”金融与专业服务特使范智廉、世界银行前副行长林毅夫。会议由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主持。

作为非营利性的国际性政策咨询机构,咨委会的主要职能是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提供智力支持。委员以个人身份参与咨委会活动。

“咨委会对于拓宽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建设建言献策渠道非常重要。”埃及前总理沙拉夫认为,作为重要的国际合作平台,“一带一路”建设需要一个包容多样性的政策咨询机构。该机构需要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背景的人,提出一些实在的建议,做出一些实际的研究,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等。

“一带一路”倡议源自中国,惠及世界。6年来,作为凝结中国智慧的国际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与会委员们的一致赞赏。

“在当前国际形势下,中国发挥了稳定世界的作用。”拉法兰表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推进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过程中,不仅实现了自己的发展,也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国际责任。“一带一路”倡议和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对接起来,是多边主义的一种体现。“‘一带一路’倡议高瞻远瞩,为世界各国参与全球治理提供了一种新方式,给予我们下一代平等参与的机会。”

冯慧兰表示,当前世界经济增速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国积极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推动贸易等联动发展,有效促进双多边合作,为国际社会提供了意义重大而深远的新理念,体现了新的发展观、合作观、文明观。

“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共建‘一带一路’为促进全球可持续发展、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更多资源和手段,带去的是机遇和希望。”马朝旭介绍,巴基斯坦的卡洛特水电站项目采用国际上开发绿色能源的最高标准。埃及的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将绿色环保作为准入门槛之一,优先引进低碳、环境友好型企业入驻。中国企业还在埃塞俄比亚建设了该国第一座垃圾发电厂,将绿色技术带给当地人民。

“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加速向高质量迈进。委员们普遍认为,在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的当下,“一带一路”倡议为多边主义合作和全球可持续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以前,从蒙巴萨到内罗毕需要9小时,蒙内铁路建成后,4至5小时就能到达,极大节约了时间,也缓解了交通堵塞,提升了效率。”非盟委员会前副主席姆温查对“一带一路”给非洲带来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项目赞不绝口。他表示,共建“一带一路”既有包括基础设施的“硬联通”,还有包括规则标准的“软联通”。现在,作为港口城市,蒙巴萨便捷的交通不仅极大带动了出口,也有效促进了非洲大陆内实现货物流通,加速了非洲区域一体化进程。

马凯硕说,参与共建“一带一路”的国家,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随着公路、铁路、港口、电站等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越来越多,这些具有长期收益的项目必将促进这些国家以及世界经济持续增长。

“希腊从中国对比雷埃夫斯港的投资中受益匪浅。”马凯硕表示,今年,意大利、瑞士等欧洲发达国家加入“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展现了“一带一路”倡议的号召力和吸引力。

沙拉夫表示,过去6年,“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之间有了巨大的投资、良好的沟通、务实的合作和大量的项目,证明世界各国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合作。这是“一带一路”倡议最了不起的成就。这是真正旨在实现公平正义、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的倡议。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从少数几个国家起步、至今已有137个国家参与其中并签订了合作协议的重要原因。

“欢迎更多其他国家参与进来”

“想象未来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如果你遭受了灾难我也不能幸免,如果我获得了利益你也可以共享。”沙拉夫阐述了他眼中“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意义,那就是责任共担、合作共赢、共享未来。“一起努力、一起收获,‘一带一路’倡议充满希望。我希望下一步可以更多着眼于加强人文交流,促进民心相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拉法兰表示,未来的世界经济增长需要绿色环保,这是全球共识。“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的成立顺应了历史潮流。未来,开展绿色、可持续、符合减排目标的“一带一路”项目,将为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未来,“一带一路”建设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将共识转化更多成果?

阿赫塔尔指出,推动“一带一路”的高质量发展,应该确保项目符合可持续发展标准,同时还应建立开放的竞争环境,让项目的开发者、投资人能够公平竞争。此外,在项目融资方面需要进行充分论证和评估。

“从目前建成的结果来看,基础设施项目确实给相关国家经济发展带来了很多正面效应,例如在创造就业、降低交通运输成本等方面。”林毅夫表示,“‘一带一路’是国际合作的倡议,基础设施项目的资金需求来源是多元的。如今提出的第三方市场合作就是要充分利用多边国际合作组织。欢迎更多其他国家参与进来,共襄盛举。”

“我认为,未来的经济全球化取决于更好的基础设施。许多国家的基础设施需要优化升级,包括发达国家。”范智廉表示,“一带一路”建设应加强硬基础设施和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探索建立关于项目可行性、可持续性、透明度等方面的国际标准体系。(记者 贾平凡)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12月31日   第 10 版)

责编:陈亚楠

台媒历数台军三次重大空难:死伤惨重

台媒历数台军三次重大空难:死伤惨重

1月2日上午,防务部门一架黑鹰直升机传出失联,包括“参谋总长”沈一鸣、“政战局长”简士伟等多名台军高级军官皆在机上。

2日上午,“中时电子报”等台媒通过回顾历史,历数台军过去发生的三次重大空难事件。

去年10月,台湾服役近50年的UH-1H通用直升机正式全部退役,由UH-60M“黑鹰”全面取代。

去年10月,台湾服役近50年的UH-1H通用直升机正式全部退役,由UH-60M“黑鹰”全面取代。

台媒透露,1974年12月27日,台军陆军在施行“昌平演习”过程中,台“陆军总司令”于豪章上将等多位将校军官搭乘陆军UH-1H直升机前往视察演习,途中天候恶劣,致两架UH-1H直升机坠毁于桃园杨梅、观音地区,造成13名将校死亡。

于豪章在医生全力抢救下虽然救回性命,但是从此下半身瘫痪。原本已经内定接掌“参谋总长”的于豪章也因此意外告别官场。当时担任“总司令侍从官”的高华柱上尉身受重伤,双腿骨折,仍向外求援,使得“陆军总司令”保住性命,也因而深得长官信任。

此外,1990年,由台军林隆献中将率领的18人,在搭机前往嘉义勘查“建安四号工程”途中,遇天候不佳大雨倾盆,座机坠落于东势乡程海村的农田中,18人全部死亡。

2007年4月3日,台军陆航601旅一架UH-1H在高雄县中寮山区,撞上警广的发射铁塔,机上8人全部罹难。(记者 岳怀让)

责编:袁如霞、侯兴川

参与足球队洞穴救援血液感染 泰国一海豹队员去世

参与足球队洞穴救援血液感染 泰国一海豹队员去世

  12月30日电 据外媒报道,2018年,泰国一支少年足球队岩洞探险受困,数百人参与营救。近日,泰国皇家海军宣布,一名曾参与救援的军士因血液感染病情恶化,最终不治身亡。

资料图:泰国被困足球队队员合照。
资料图:泰国被困足球队队员合照。

  据报道,该军士名叫帕克巴拉,在2018年的拯救行动中血液受到感染,之后一直接受治疗。但他最终病情恶化,不治身亡。

  泰国海军表示,为了纪念帕克巴拉,泰国军方对他进行了晋升,并向其家人提供约1.5万美元的慰问金。

  2018年6月,泰国一个少年足球队12名球员和他们的教练前往清迈一处岩洞探险,当时下了倾盆大雨,进洞后天气突变,雨水灌入,回路被阻,他们只好往里走,越走越深,被困在洞中,没有食物,只依靠饮用从岩石滴下的水存活。

  9天之后,搜救人员终于找到了他们。随后数百人参与了营救,其中包括世界各地的潜水员。泰国首相也发表电视讲话,对救援人员表示感谢。

【编辑:郭佩珊】

2020年新西兰首位新生儿是华人

2020年新西兰首位新生儿是华人

  中国侨网1月2日电 据新西兰中文先驱网编译报道,2020年新西兰第一位宝宝是华人,这个小家伙于1月1日凌晨12:04出生,是新西兰新的十年里出生的第一个小家伙。

  在新西兰跨入新年的四分钟后,家住奥克兰的一对父母Jason和Mira Zhu在北岸医院迎来了他们在新年的“一份特殊礼物”。宝宝名叫Ziona,这是以色列的一座山的名字。孩子重达3.1公斤,非常健康,让她的父母松了一口气。

  孩子的爸爸Jason Zhu说:“她是一份祝福,一份非常特别的礼物,我们都很开心。”

  在此之前,这对四个孩子的父母从没想过他们的孩子会是新的十年中出生的第一个宝宝,因为Mira的预产期原本要到1月13日。

  “我的妻子得了孕期糖尿病,我们认为是由于她的年龄,我们担心并发症,”Jason说。他的妻子今年40岁,于除夕夜凌晨4点开始分娩。

  “我们去了医院两个小时,然后就回家了。晚上我们又回到了医院,她(孩子)是凌晨12点04分出生的。”他说道。

  他说,与他们的其他三个孩子相比,Ziona的出生过程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我的妻子现在非常开心,她之前很担心,但现在很高兴。”

  孩子的母亲Mira恢复得很好。她和Jason很高兴能让宝宝Ziona见到她的三个哥哥,一个5岁,一个9岁,一个12岁。

  两年前的元旦当日,在新西兰,最先来到这个世界的新生儿也是位华人宝宝。那名健康的小男孩名叫Rex,体重为3.5公斤,于2018年1月1日凌晨12点01分诞生在奥克兰医院。

【编辑:王嘉怡】

涨幅超18%!日经指数2019年年终收盘价创29年来新高

涨幅超18%!日经指数2019年年终收盘价创29年来新高

  12月31日电 据日媒报道,12月30日是2019年东京股票市场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虽然当天股价有所下跌,但并不影响2019年年终收盘价达到自1990年以来的最高值,创29年来新高。

  30日的日经指数报收于23656.62点,较2018年年底上涨3641.85点,涨幅为18.2%。

  据报道,由于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2019年的东京股票市场曾多次出现过股价暴跌的行情。但从秋季开始,随着全球贸易渐趋稳定,股价逐渐恢复。

  报道称,由于即将迎来岁末年初的休市,东京股市30日涌现获利回吐盘,日经指数下滑,收盘价较27日下挫181.10点,跌幅为0.76%。东证指数(TOPIX)也下滑11.82点至1721.36点,跌幅为0.68%,全天成交量约7.96亿股。

  市场相关人士对此分析说,“虽然股价有走高的趋势,但也有可能因全球贸易的走向和日本企业今后业绩的好坏而出现波动,因此投资者们也应保持警惕。”

【编辑:张奥林】